为什么说“得到”App的知识付费是大“忽悠”

2021年4月30日,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得到”)更新版的招股书,添加了2020年年报财务数据。

因A、T阻击:得到App未整体迁移至华为云
近三年得到营收分别为 6.75 亿元、6.28 亿元、7.38 亿元,净利润分别为 4006 万元、1.15 亿元、4764 万元。

大家好,我是【高省】运营高小省,咱们高省是一个可省钱佣金高,能赚钱有收益的平台,百度有几百万篇报道,也期待你的加入。为什么说“得到”App的知识付费是大“忽悠”

得到App用户情况:

云服务支出情况

得到 2020 年云服务总支出 1839 万元,占总采购额的 4.66%。2019 年 1552 万元,占总采购额 4.03%。

数据来源:得到《招股书》,云头条整理

其中阿里云连续三年是其前五大供应商,已使用 7 年时间。2020 年采购额 1427 万元、2019 年 1413 万元、2018 年 2006 万元。付款方式为实时结算。

得到称 2020 年云服务采购同比增加 287.31 万元,增长 18.52%,主要是 CDN 及服务器托管服务费的采购额增加。

得到与华为云

2020年10月罗振宇收到华为云销售陈盈霖的邮件,在《怎样说服一个人?》的演讲中,提到此案例,视频如下,供大家参考。

陈盈霖已于近日离职,在华为工作时间 2019年4月~2021年7月,810 天。

其2021年7月2日在心声社区内部论坛发布了一则告别贴,并否认加入得到。文章中称2021年4月份与华为签署了一份《公有云框架合同》,目前已经使用一段时间,但以CDN为主。

以下为《你所不知道的华为云,得到和陈盈霖》全文,云头条已获得授权,内容中有诸多有价值的信息,供大家参考。

今天是2021年7月2日,是我在华为最后的工作日,时间过的真快,离我入职已有810天,距离第一次见到罗振宇老师整整过去了8个月。两年多的时间如白驹过隙,只在一瞬间又恰似过了许久。“得到”与我的故事仿佛在昨天,仍然历历在目,个中滋味,不可名状。以下我会从“华为云”,“华为云与得到”和“华为与陈盈霖”三个方面诉说我的看法和心境。

华为云

首先给华为的很多领导和同事讲一下目前华为云的排名和背景,国际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的研究报告中显示,2020年,华为云全球IaaS市场排名上升至中国前二、全球前五,主流厂商增速最快,成为全球五朵云之一。这背后是华为云所有领导和员工努力的结果,但这个结果还不是大家想要的。中国第一,至少要以此为目标,才能和华为的身份相匹配。

但如何才能做到呢?一时很难找到明确的答案,尤其是在公有云领域,这个产品的形态和业务模式与“硬件时代”有着截然不同的方式和特点,如果要更换云厂商,会存在以下难点:用户粘性高,迁移风险高,运维人员压力大,用户业务风险高等。过去的硬件产品,即使是同一品牌,也有“生命周期”,到期更换是“必须执行”的操作,而到了“公有云”时代,只要用户能接受价格和服务等因素,可以永久不考虑更换云厂商,这给“后进入市场的玩家”造成了极大的困扰。华为云进入公有云市场略晚是无法回避的事实,而在公有云成为主流的互联网行业里,存量市场和新增市场的比例大约为7:3,不争夺存量市场就意味着无法进入客户的主流关键业务,也就无法有明显的大规模的公有云IaaS的消耗,整体服务器规模无法有明显的提升,导致云的成本无法下降。那么最直接的体现就是:1、与友商价格的比拼没有优势;2、华为云盈利的时间后移。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恶性循环,华为云的全体人员都在不遗余力的去攻打友商的核心价值用户,但友商经过长年的经验积累,流量加持,系统完善以及相关防守策略,给华为云的迁移带来了极大的挑战。我们在攻坚的过程中困难重重,面临着多方的不同维度的压力。

其中最主要的压力来自客户,作为华为云的销售既要最短的时间了解客户内部组织架构,发现决策链并明确决策人,也要面对客户不同领导的质疑和问询;既要洞察客户技术和业务存在的痛点和难点,也要找到华为云与之匹配的解决方案和部门;既要了解友商在客户已有的优势和劣势,也要回答客户“为什么要用华为云”的疑问。这个过程中,华为云的领导,销售和技术,大家都有着明确的分工并做着细致入微的工作,很多时候已经超出客户的认知和想象。但有些客户还是从心理上不认可华为云,即便今天华为云的产品已经在很多方面不低于甚至超出友商,但客户还是从习惯上无法改变,从心理上不承认事实的存在,导致我们很多的项目停滞不前,甚至原地踏步。这里面的辛酸和无奈,只有云的同事们能真切领会,有时分明我们已经做到了极致,但依然无法拿下项目,面对“不对等”的竞争,我们无力改变,只能默默承受,我们从没有在任何一个项目上轻言放弃,我们仍然相信坚持就一定有收获。其他的压力来自友商,友商的优势和地位是从华为云起步的时候就现实存在的,无法回避只能面对,即便友商如此强大,华为云仍然通过这两年的努力,取得了瞩目的成绩,而且在一直不断前进,把部分压力转换成了动力,甚至把部分压力传递给了友商。

在这里我并不是想解释“华为云”与广大华为同事所期待的目标有较大差距的原因,而是想让华为的同事们都真实的知道华为云兄弟姐妹们的真实工作状态,这里既有和我年龄相仿的老兵,也有初出茅庐的新人,大家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坚持着,为共同的目标奋斗着,向着理想前进着。我自己作为华为云的一员深感骄傲!

得到和华为云

关于得到和我的故事,大家从网上看到了一些,在这里,我想说几点大家没有看到的:

1、节目本身是华为云的营销?

得到的事件的确不是一场营销,我本人之前不认识罗老师,华为云和我本人没有以任何形式参与罗老师节目的策划;

2、发给得到的邮件本身就是华为云艰难拓展的缩影

从给得到CTO的第一个电话开始,就一直面临着客户对华为云“不需要,不认可,不相信!”的挑战,在整个过程中项目组即便遇到再多困难,也从未失去过信心和决心,我们相信华为云有能力以“公有云”的方式去应对并解决问题。但到最后,真正打动得到的却是“站在客户视角去考虑客户发展”的方式,这里既给华为云同事们提供了一些拓展新视角,也说明了华为云在当下和友商的竞争是在一个“不公平”的环境里,也给华为云的销售同事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3、得到已经使用了华为云?

很多同事都关心得到是否使用了华为云,这里给大家一个肯定的答复。得到和华为云在今年4月份已经正式签署了公有云框架合同,已经使用华为云一段时间了。但目前主要以CDN为主。

4、 “得到迁移华为云”究竟是功亏一篑还是大梦一场?

我们的的确确曾经真实接近过这个目标,但最终还是没有成功,责任在我本人。得到节目的视频直播后,我知道大家都在期待得到全部迁移到华为云,罗老师也表示过“迁移”只是时间问题,但正像他在节目中所说,迁移不是他完全能决定的,还需要有技术人员做最终评估和决策。不得不说,这里有多方因素,但如果必须要找一个“得到没有迁移华为云”的主因,只有一个:陈盈霖做的不好!责任我一个人承担!我在最关键的阶段只考虑了罗老师,CEO和CTO想上华为云的意愿和想法,忽视了真正技术执行层面的困难,以及对于友商A的反击准备不足和友商T的言论应对不利等因素。最终得到高层还是看到了A的诚意并相信了T的结论,加上从未使用过华为云,多方面因素叠加,得到最终还是暂停了迁移的决定。

5、后续还有希望吗?

希望一直都存在,得到的大门已经打开。要想实现迁移的目标需要后续接替我的同事做更多细致入微的工作,我相信一定有好的结果。

得到app为什么说是骗局(得到app真的有用吗) 最新资讯 第2张

华为与陈盈霖

我是2019年初入职华为的,满打满算也就不到2年零3个月的时间,与各位同事动辄10多年华为的经历相比过于短暂了。但在这短短的两年里,我学到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从对华为知之甚少到亲身经历制裁和反击,从自己寂寂无名到网络上小有名气,从人生毫无追求到未来目标清晰,我自己非常感激华为给我的一切。没有华为多年企业业务的积累就没有我邮件第二部分中提及的带给得到的项目,没有华为这个“宽广而包容”的舞台就没有陈盈霖施展的机会,没有华为的强大做背书光凭陈盈霖的邮件怎么可能打动的了见过大风大浪的罗振宇!通过“得到事件”,我个人收获的远高于付出的,我时常觉得自己“德不配位”,因为在华为内部有太多比我努力比我做的更好的同事更配得上网络上给我的荣誉。

未知“华为”恩何报,翻对江山思莫开!华为给了我这么多,我知道无以为报。我真切的期待贡献自己全部的力量,但有时现实和理想仍有一些差距。我虽然没有强大的实力,但目前的岗位确实无法发挥也暂时没有改变的机会,特别是在我40岁的今天,在我非常清楚自己目标以后,在我所剩的奋斗时间开始“倒计时”的时候,我内心的声音告诉自己,可能要换一种方式才能更好的去实现我的梦想。也许有一天我自己更加强大了,再来回馈华为,这也不失为一种“回报”,或许这也是冥冥之中华为给我最后的“助推力”。

我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山一程,水一程,但至少我是迎着“梦想”的方向而去。梦想不是奢侈品,无论年龄多大,都来得及为梦想奋斗!我时常在想,若干年后,回头看“离开华为”的决定也许不是正确的选择,但我的人生没有犹豫,想好了就去执行,就去拼搏,有一天没有达到预想的目标,我也欣然接受,因为这就是我的性格,只要自己努力了就不算失败!

不知草木承何异,但见“华为”常带春!我仿佛看到了,在华为人前仆后继的努力下,华为云实现了国内第一的目标,华为制造出了所需的芯片,实现了对美国核心技术的突破。我坚信华为一定能够突破重重包围,到达成功的彼岸,因为“除了胜利,无路可走!”。

不想说曲终人散,但终究离开了我为之牵挂并给我涅槃重生的华为。我内心还是无法掩饰一丝落寞和感伤,但我会尽快收拾好心情重新上路,不辜负自己的选择和大家的期待。耳边突然传来:谁说时间不说话,分明在我们来时书写下云淡风轻,又在我们去时雕刻下风起云涌。

得到计划投资 1 亿元建设技术平台

得到拟募资 10.37 亿元,其中投资 1 亿元建设技术平台,为了摆脱对第三方云服务的依赖。

技术平台建设项目的目标是加强业务中台的研发,构建私有云平台,将第三方云平台和私有云平台的资源封装,拉平各个平台的操作流程和基础能力优势并形成互补。

得到称:伴随云计算的发展,更多企业将业务部署在云上,数据在云端累积产生。公司通过私有云平台的落地,应国家自主创新核心技术的号召,摆脱对第三方云服务平台的依赖, 为公司提供高性能、易用、富有性价比的基础设施服务和平台,满足公司发展过程的实际业务需求。

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得到员工总数为 394 人,其中研发人员 155 人, 占公司总人数 39.34%,研发人数占比较高。

核心技术人员共 6 人,包括沈仁奎、杨溥、李晓宇、 罗瑞一、徐唐和李宁,主要负责方向包括基础架构、人工智能、电子书技术架构、服务器端开发及大数据分析等重点方向。

研发费用投入:

得到研发人员 2020 年平均薪资为 62.98 万元:

云行业格局

据Gartner数据显示:全球IaaS市场2020年达到643亿美元(4152亿人民币)。

(单位:百万美元)

阿里云 2020 年 IaaS 收入 395 亿元人民币,华为云 173 亿元。

IDC《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0第四季度)跟踪》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规模达到119.3亿美元(约770亿人民币)。

阿里云稳居中国市场份额第一位(40.6%),华为云跃居第二位(11%)。

得到app为什么说是骗局(得到app真的有用吗) 最新资讯 第3张

风起云涌

字节跳动入局 IaaS 市场的传闻是事实,其 CDN 已对外商业化运营。行业中又少了一个客户,多了个友商,各云厂压力都很大。

腾讯首席战略官James Mitchell在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也表示:“我们认为,如果您从事云计算行业,要是将基础设施租给非常庞大的公司,那么那些大公司会利用其议价能力来保护自己的经济利益,这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在云计算市场获得长期经济回报的途径既不是迅速求大,也不是追逐IaaS,而是耕耘PaaS和SaaS。”

阿里云在2021年财报中称,由于第一头部用户放弃使用其海外云,造成收入下滑。该用户即是字节跳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高小省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2gxs.com/6022.html

(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